知易行难,Xitou 主题持续开发中
 

你为什么卸载今日头条和抖音?

李尚龙说了一句脍炙人口的话:

“在大城市里,搞废一个人的方式特别简单。给你一个安静狭小的空间,给你一根网线,最好再加一个外卖电话。好了,你开始废了。”

绝不危言耸听。

一个人待在不用思考的舒适区里,累了,点一顿外卖,困了,来一盘游戏,闷了,刷一波抖音。不但不寂寞,反而更有安全感。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感官逐渐变得钝化,眼界也日益局限,再也不愿抬头去看向手机外的世界,不想回到令人畏缩的现实。

这就是重复感给你的毒药——重复让人麻醉,只有变化叫人惊醒。

如果你找不到这个变化的出口,你可能一辈子,都会在一边刷抖音一边埋怨没时间,一边熬着夜一边害怕着猝死的世界里,彷徨、徘徊、痛不欲生。

抖音、快手这种算法推荐的声色娱乐App,最大的特点是无声无息地消耗你的心智。

难怪,《娱乐至死》中有一句经典的谶语:

“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推荐算法是最剧毒的麻醉剂

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彻底沦为“有机时代”。

手机成了我们的一个器官。

被动地接受着手机的推送成了一种时尚——不用思考,不用烧脑,看声像,看动图。

但事实上这个“自动推送”的算法的黑洞有多深呢——

算法一手抓内容。图文、视频、小视频、问答、微头条,每种内容有自己的特征;

另一只手抓用户。兴趣、职业、年龄、性别、机型……然后刻画出的你的各种隐藏兴趣;

三抓环境特征。不同的时间、地点、场景(工作/通勤/旅游等),对应用户不同的兴趣点。

听上去好像很复杂。复杂就对了,你不懂就对了。

因为它掌握了大数据,大数据剥光了你。

这种大数据下的世界,你只能接触到所有人都爱上的东西,

比如“震惊!”、“刚刚!”、“定了!”

比如变脸、手势舞、海草海草……

视觉冲击、声乐冲击刺激着你的神经。

你兴奋,你痛快,你的多巴胺上升到极值;

你也麻痹,你也顺从,你再也不会思考了。

想到这里,我不自觉地握了握手中的手机,想起了刘震云说的一句话:

“现在是哪儿还有净土呢,是一机在手,在劫难逃。”

夸张一点地说,在你用抖音连上网络那一刻,你别再指望时间属于你。甚至,你也不再能指望,你的心智属于你,你的爱好属于你。

你已经被这个App所控制。

为什么抖音会让我们上瘾?

心理学博士亚当 · 阿尔特写的《欲罢不能:刷屏时代如何摆脱行为上瘾》一书中,列举了六项行为上瘾的构成要素,分别是:

诱人的目标

无法抵挡且无法预知的积极反馈

渐进改善的感觉

越来越困难的任务

需要解决却暂未解决的紧张感

强大的社会联系

以上这些,抖音一键全包。

首先,无法预知的下一页

和动漫游戏一模一样,你永远不会知道抖音刷一下,下一个画面是什么,这就是一种“无法预知的积极反馈”。

它就像吊着一根红萝卜引诱兔子,它永远追不上,又永远痴迷。

特么太刺激了,无法预料的事情,就是一颗诱人的巧克力。

其次,超级便利的互动

更让人无可抵挡的是,点赞这个小心心。点一下太容易了,双击666,“即时就反馈”。

便利的互动让人无法拒绝。

第三,高音重复音乐反复播

不得不说,抖音的音乐全是洗脑式的“神曲”,朗朗上口,娇萌可爱,不用1秒你就被节奏带进去了。

无需搜索,不用思考,音乐的节奏让人进入半催眠状态。有某一刻你也许怀疑,自己到底身在何方。

1979年,精神病学家科奈利乌斯·埃克特(Cornelius Eckert)将这种现象命名为“耳朵虫”(earworm)现象。它指,

一段长度为20秒左右的音乐在当事人毫无意识的情况下,突然在脑内反复循环,可以在人的大脑里面持续时间通常为数小时至数天不等。

科学家进一步的研究表明,三类人最容易被“耳朵虫”找上门:神经官能症患者、精神压力较大的人、处于极度疲劳状态的人。

好吧,我知道,说的就是你。

你就是那个在“耳朵虫”的引诱下越走越远,直到手机低电量的提示音像个闹钟一样提示你不能再玩的傻白甜。

当我假装卸载了抖音…

颜之推说:“天下事以难而废者十之一,以惰而废者十之九。”

是的,我就是那个以惰而废的人。

我曾经“假装”卸载了抖音,决心决意每天都不再碰它。

然而三天之后,我又以“研究新媒体动态”为借口,无法自拔地沉迷进去。

一刷三小时,稿子也没法写了,深深陷入了“假装不理他”—“还是会想他”—“真的离不开他”—“从此恨透了他”—“又假装不理他”的死循环。

相比之下,有一个普通的工地妇女——马慧娟则比我牛多了。

她和很多很多的你我一样,时时刻刻都在看手机,工作时看,吃饭时看,睡觉也看。

乍看,似乎应该是抖音迷、快手王、今日头条之星。可谁能猜到,她其实是在利用手机在写作。

家境贫穷的她没能念完初中,婚后才拥有第一部手机。拿到手机后的几年里,她没有在抖音快手这种十八线城市必备品里沉迷,反而一直坚持在手机上撰写自己的文章,最后洋洋洒洒写下一百多万字,出版了散文集《溪风絮语》。

归根结底,手机吸引懒人,培养懒人,摧毁的也是懒人。

所以,重要的不是你卸不卸载抖音。

而是你拿着手机那一刻,心中有志,眼里有事。

作者:维小维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6017797/answer/67841399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