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行难,Xitou 主题持续开发中
 

亲姐弟之间要不要避嫌?

就当是个故事吧

我是哥哥,有一个小我半年多的妹妹。

当然不是亲妹妹,是我阿姨家的女儿。阿姨曾经有一个儿子,但是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不久后我妈妈怀孕了,再然后我阿姨也怀孕了,阿姨经常说是我给她带来的福气,但是妹妹生下来后,阿姨和姨夫的工作也进入了关键期,所以阿姨干脆就把妹妹放到我家。

刚开始妈妈不忙,有足够的时间照顾我俩,我很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我想看铁甲小宝而她要看猫眼三姐妹,我妈妈总是向着她,我也总是赌气不理她,可两集的动画片过后她有开始缠着我给她叠飞机,有一次还是因为抢电视,我说了一句:“你妈妈不要你了才把你送到我家的。”那次是我从出生开始挨过的最毒的一顿打。妈妈用爸爸的皮带把我的屁股抽的通红,然后告诉我,她是你妹妹,你是现在除了妈妈以外唯一有责任保护她的人。这句话我记了很久很久。

再然后开始上小学了,我也渐渐有了自己的小伙伴,可能因为我长得壮,兜里总有零食和卡片,从来就没有缺过朋友,和朋友出去玩妹妹总要跟着,一次两次还好,久了就开始烦了,有一次我和小伙伴去防空洞探险,妹妹也要跟去,我心血来潮就在黑咕隆咚的防空洞里甩掉了她,回家之后妈妈问我妹妹去哪了,我说不知道。但是妈妈毕竟是妈妈,又或者说我没有撒谎的天赋,她一眼就看出来我在撒谎,逼问下我说妹妹在防空洞里走丢了。我第一次看到妈妈急的红了眼。在请了附近邻居之后妹妹被找到了,她就等在原地。我以为我要挨到人生第二顿毒打了,但是妹妹说是她自己走丢的,不关我的事,妹妹哭着说别打哥哥,是她自己走丢的,我也差点哭了。

小学刚开始的一两年就这么波澜不惊的过去了,稍微大一点,妹妹的美人胚子就显露出来了。喜欢她的小男生也能凑够一个班,但是妹妹还是粘着我,说将来要和我结婚。小男生都是用欺负喜欢的女生来吸引她的注意的,而我那个时候是个混世小魔王,身边永远跟着一大堆小伙伴,大家也都知道她是我妹妹,所以就算喜欢她也不敢明着做些什么,但是有一次妹妹的衣服上被用圆珠笔写上了大笨蛋三个字,那是她妈妈给她买的外套,她穿上像个小精灵。

因为那三个字她哭了。于是我和我的狐朋狗友们发挥了毕生的智商,根据笔迹,作案时间,目击证人证言推断出来作案凶手,放学后把他拖到小树林里面,脱掉他裤子,在他的屁股上写了很多很多个大笨蛋,用小树枝弹他的丁丁,他哭的很惨。后来家长到我家告状,了解了情况后,妈妈人前不轻不重的打了我几下,人家走了后对我说:“你这样做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太过火了,就像你偷吃零食妈妈不会用皮带抽你一样,你也不能这么对小朋友。”我一个劲地点头,然后回到卧室和妹妹笑作一团。

三年级过后,妈妈就不让我们睡一屋了,我也刚刚好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那时候小伙伴们搜集了一些小黄图,因为我有自己的卧室就都放在我这里,但是刚刚拿回家的第二天,我正躲在被窝里欣赏的时候,妹妹偷偷溜进来了,说“哥,我一个人害怕。”然后不由分说地就钻进了我的被窝里。看完小黄图的我的状态不用说大家都能猜得到,那一夜我很晚才睡,第二天就把小黄图拿走了。

妹妹明天都会趁妈妈睡着了偷偷溜进我的房间,第二天妈妈发现了,说了我俩一顿,然后继续,循环往复,妈妈看也没办法管不了了,就把带有独立卫生间的房间给妹妹,并把妹妹的门反锁住,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到妹妹的眼睛肿了,妈妈和我都知道怎么回事儿了,但是妈妈什么都没说。我也开始了我的努力。偷钥匙,爬窗户都成功过,但是都渐渐被妈妈发现了,最后没办法,我和妹妹一个门内一个门外,靠着门说话,说到她困的不行了再各自睡觉。我比妹妹懒,所以比妹妹早困,但是为了陪妹妹说话,再加上看过锥刺股的故事,我就拿着妈妈缝衣服的针,困了就戳自己屁股一下,有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就戳重了出血了,但是我还是想和妹妹聊天,至于为什么,我只记得不想妹妹哭。

后来有一天我重感冒,妈妈带我去医院肌肉注射,也就是打屁股针,医生脱下我的裤子发现屁股上全是针扎的痕迹。妈妈吓坏了,我也不敢说出原因,妈妈就以为我在学校发生了什么准备带着我去学校讨个说法,我才说出来实情。妈妈什么话也没说,等我病好的差不多了,把我和妹妹叫到一起和我们讲了好多好多,我记不住具体讲了什么,不过第二天家里多了一个上下铺。妈妈要我保证不和妹妹一个被窝,我同意了,妹妹却不一样,妈妈问为什么,妹妹从妈妈的怀里挣脱出来抱着我说:我长大了要嫁给哥哥。妈妈说不可以,警察叔叔不让,妹妹哭了。我到现在还记得妹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里的泪水和从眼睛里看到的坚决。

我四年级下学期的时候,妈妈也开始忙起工作了,家里就剩下我和妹妹,我翻出妈妈的菜谱书,一样一样的做出来,我不记得切到过几次手,也不记得炸了几次厨房,但是我只记得妹妹吃的很开心。

再然后我就上初中了,我们也都开始懂事了,也不再住一间房间了,明天晚上我都躺在下铺,陪妹妹聊天,听她讲乱七八糟的事情,教她写作业,然后看着她睡着了,再回去自己房间睡觉。妹妹长得很好看,看起来很机灵,但是只是看起来而已,她会穿着内裤文胸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她会上厕所没有纸巾大喊我让我给她送,她的内裤文胸永远都是我给洗的,就像从妈妈忙工作开始一直以来的那样,但是我作为一个刚刚情窦初开的少年,就算能压抑住心里的想法,但控制不了生理反应,于是我在家里永远裹的严严实实的,训斥她不好好穿衣服,在骂了她几次之后她也开始收敛了,但是夏天还是热裤吊带,对比我的老头衫,显得格外清凉。

她初中没有和我一起,去了一个更好的初中,我的初中犹如一个烂泥塘,而我还是因为与生俱来的交际能力和壮硕的身体,也算领导了众多手下,上初二的时候和初三的同学们打了一架,正式确认了学校老大的地位。而我的妹妹刚刚上初一,和我的人生轨迹慢慢的没有了重合点。妈妈为了方便,给我俩一人配了一个小灵通,那种连贪吃蛇都玩不了的小灵通,有一天吃午饭的时候我接到了妹妹的电话,她哭着说有人欺负她,我告诉她别着急,讲清楚,她说他们学校为数不多的几个混混之一看上她了,我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已经气到可以爆炸了,

当时就回学校里面找了五十多个兄弟,步行了近十公里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她的学校,保安拦住了我们,我们也没有硬闯,就在学校外面等着,等了一个下午,她的学校里面也传来了,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兄弟们有的等不下去了,但是还有一些一直陪着我,最后他们放学的时候还剩下二十多个人,我妹妹也看到我来了,一出门就直接拉着我说要回家,我说不,她不愿意告诉我是谁骚扰她,所以我让我的朋友们先躲起来,自己领着妹妹在校门口溜达,我猜那个欺负我妹妹的人会找上门,事实也的确如此。他虽然知道校门口聚集了一大堆人但却不会想到这群人会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我妹妹有关系。

再然后他就住院了,我们没有带武器,所以不是很严重,爸爸妈妈赔了钱,就没有什么事了。那一次我又被爸爸妈妈打的很严重,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错了。直到妈妈和我说,你妹妹以后是一定会去重点高中的,你呢?就这么混日子,高中都考不上,考不上就下来干活,别指望我给你拿钱上高中。这时候我才发现我为什么这么生气,或者说为什么一直以来情绪都不对,因为我和妹妹的人生轨迹正在渐行渐远。

接下来的两年里我真的是用尽了所有力气去学习,爸爸妈妈也找了很多辅导老师,加上我的确也有点小聪明,终于我以全初中第二的成绩考上了妹妹一定会考得进来的高中,我们那个地方最好的高中,那个前十名基本稳定清华的高中,爸爸妈妈高兴的不行,而我更高兴的是,一年之后妹妹就来了。可是好像好事过后总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终于有一天她爸爸妈妈赚够了钱来接她了,不远,隔了半个地球。对她们全家移民澳大利亚了。

再然后的事情相当乏善可陈,我没有其他的事情只能学习,也算考进了中国最顶级的学府之一,交了几个女朋友,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也经常和她打着跨洋电话,她也有了男朋友,她时不时的会和阿姨吵架,每次阿姨管不住她就给我打电话,而我每次都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她也不生气,就一直笑,我问她笑什么,她说你这样好像我爸爸似的。

去年寒假我去墨尔本玩,她在家还是热裤吊带,我却没什么其他的想法了,她爸爸妈妈回国处理事情,我和她晚上一起去酒吧high,回家之后躺在一张很大的床上聊天,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很多,她说知道我偷偷看小黄图,我说她当年攒了六双袜子等着我洗,她说我一开始做菜是真的难吃,我说她偷偷用我妈妈的口红打扮,她说我当时带一群人去她学校的样子很帅,我说那是我挨得最不后悔的一顿打,她和我抱怨她现在的男朋友,我和她说单身狗的烦恼,她问我她和我前女友谁漂亮,我说滚,小屁孩,她说她将来想和我做邻居,我说,算了吧,你脚太臭了不想帮你洗袜子了,说着说着她突然凑过来抱住了我,我一惊,说你干嘛,她醉醺醺的说,哥你别走。

我恍惚间又回到了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防空洞,想起来那个哭的战栗着却跑上去拉住我妈妈皮带的小女孩。

她就这么抱着我睡了一晚,我也不想动,第二天她醒了,把我从床上踹了下去,然后看着一脸懵逼的我,笑的很开心。

作者:稍息立正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3976149/answer/62723386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