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行难,Xitou 主题持续开发中
 

不接待生客的南京日料店柒本味老板手艺大概什么水平?

你别说,我还真认识这么一个牛x的老板,甚至比这个还要牛,在她的店子里,你吃完了饭是要自己收拾碗筷桌子的,把用过的碗筷放在一个篮子里,把垃圾收拾倒进一个垃圾桶,擦干净桌子去付钱。当然了,上菜什么的都是顾客自己操持,别想让店里给你弄。

卖什么东西给你,卖不卖给你,看老板娘心情。她不卖给你的东西,你砸了她的小破店也不卖给你。常有顾客要啤酒喝,她就会问你开车不开车,要是开车那是绝对买不到的。实际上她店子里就三样东西,肉夹馍,羊肉粉丝汤,拉萨啤酒。

整个店子就她一个人,老板娘兼收银兼厨师兼服务员,尽管也没有什么服务可言。

顾客都非常老实,偶尔有不懂规矩的生客,付钱的时候她就一言不发指一指柜台背后的“顾客需知”。

(未完)

继续。

她的店子在拉萨去林芝第一个山口,米拉山口,号称海拔最高的羊肉汤。附近几十公里就她一家,真正的爱吃吃不吃滚。过路的司机总在这里吃午饭,下午赶到工布江达县吃晚饭,晚上赶到林芝睡觉。所以虽然肉夹馍很一般,羊肉汤重口味,生意却很好很好。老板娘本人已经根本看不出来漂亮不漂亮,海拔4900米的风早就带走了一个女人的一切,现在的她就像是一块米拉山上面的石头,黑,硬,支棱着棱角,碰一下就是个血口子。

我从别的长途司机那里听说的她的故事。

她有一个很美满的家庭,老公,儿子。儿子大学毕业后,很不幸成为了一个向往着“诗和远方”的死文青。跑到西藏来玩了一趟,突发奇想要在米拉山口开个客栈,两口子拗不过,到处借钱给儿子开了个板房客栈。

问题是哪个脑子不开窍的会在米拉山口住宿?

她儿子说得天花乱坠,两口子也不知道深浅,出于对儿子的爱,支持他开了这个客栈。可是这王八蛋看生意不好,米拉山口又孤独寂寞,到了晚上除了星星就一点光亮没有,跑了。

米拉山口的夜晚,哪有想象的那么美好。

这位死文青屁股一拍走人,追寻他的下一个“诗和远方”去了,留下一屁股债。两口子老老实实务农打工的人,哪有能力还,只好千里迢迢跑来给儿子擦屁股。好在肉夹馍羊肉汤本来就是陕西老百姓日常食物,她也能弄个马马虎虎,把客栈改造成了一个餐馆,方圆几十公里唯一一家餐馆,夜里会有狼过来翻垃圾堆的餐馆。老公跑车进货,顺便干点路上车辆救援的活儿,她操持店子,辛苦挣钱为儿子的诗和远方买单。

祸不单行,她老公有一次喝了酒,被叫去救一辆抛锚的车,再也没回来。

从此以后老板娘成了一个脾气真的很不好的老板娘,这个只有三样食物的鸡毛小店成了规矩最奇葩的餐馆,只不过她默默撤下了门口的“车辆救援”的牌子。

顾客们只能自己收拾桌子了。好在过往大货车司机大都知道她的故事,都是吃完就收拾,而不是等着下一桌顾客自己收拾,所以形成了这个习惯。偶尔有生客不理解,总有大货车司机来管闲事。

她也不再向司机卖啤酒。

跑在川藏线上,看到这个问题,又想起了那个低矮破烂的小店,那个支棱着棱角的女人。天下没有那么多诗和远方,也没有那么多一步登天,多的是一手一脚做事的人,如果你觉得有捷径可以走,大概是有人默默地在为你买单吧。

记得上一次去她的店子,已经有了一个男人在帮她忙活了。从印度洋那边吹来的水汽,在米拉山口凝结成云,散乱但是自有秩序的飘过山顶,投下斑驳的影子。永不停歇的高原的风吹过这个规矩奇葩的小店,彩钢屋顶吱嘎吱嘎的响,不知道能撑多久。山下沟里的工地热火朝天,米拉山隧道眼看就要通车了。米拉山隧道一通车,这些建筑工人就会消失,好多客流也会不见,小店的未来并不美妙。

我进去要了一个10块钱的肉夹馍,20块的汤,扫码付了50块钱。

作者:龙牙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2679236/answer/67158953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