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ps: 知易行难,此主题演示站:Xitou  

现实生活中是否真的存在病娇的人?

本人女,已婚多年。想从一个病娇者的角度告诫大家:远离一切有隐性病娇倾向的人。

病娇者的一切行为表现来源于非同常人的占有欲和控制欲。“病娇”是一个笼统的概念,病娇者往往可能同时有表演型人格、反社会人格、孟乔森综合症(或代理型孟乔森综合症)甚至轻微的精神分裂。

这里仅以我个人为例,为这种人格障碍病症提供一点参考案例吧。

我个人倾向于“病娇”是生而有之。我最早的病娇表现为对母亲的强烈独占欲。七八岁的时候,父母的亲戚朋友带着同龄孩子来家里玩,如果其他小孩子得到了我妈妈的夸奖,类似于“xx真乖啊!”“你家xx让人看见就喜欢!”,我就躲在角落里恨得咬牙切齿,脸憋得通红但不吭一声地掉眼泪,在心里用不属于儿童的脏话恶毒咒骂那些小孩子,幻想着“我要烧开水烫死你”。偶尔有好机会(家长们不在身旁),我就报复性地将那些小孩子推倒,或者飞快冲上去狠狠掐一把。

说来好笑,我妈妈将我的某些表现归结为“这孩子自尊心太强了”。

十三岁初恋,仅仅三个月,恋爱方式是诺基亚蓝屏按键手机互发短信。被甩后我开始自我疯狂。

先是割腕取血给初恋写血书,到今日我只记得写了一句“为伊消得人憔悴”。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病娇者在做出自残行为来胁迫他人(吸引关注、请求原谅等)的时候,内心感受不是沮丧失落压抑消极,而是兴奋,极度地兴奋,情绪高涨导致身体都在微微发抖,我甚至仿佛能听见自己喷涌式分泌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的声音。

写血书没得到回应,我最后平复自己内心的方式是:在初恋家小区附近徘徊盘查了一个月(小区都没有监控),终于熟悉地形路线以及小区人流量少的时段,在超市买了一斤鲜鸭血,戴着帽子口罩钻进初恋家楼道,用一根早早准备好的大号注射器,将鸭血一滴不剩地喷射满了初恋家大门和门边一圈的雪白石膏墙。

事情没有败露,因为没有人会怀疑一个温柔和顺,窄肩膀丸子头的十三岁小姑娘。

应该说明一下,初恋并没有做过任何伤害我的事,除了“先提出分手”。

自那以后十年间,种种原因我并未再恋爱,心境平和安然。其实成年后,我常常企图将自己当年的极端行为归结为年少中二,直到在英国读研期间被交往一年的前男友分手,分手原因是前男友回国发展。

我先是给他发消息,大段大段声泪俱下、掏心掏肺的告白,类似于“我今生今世无法像爱你一样爱另外一个人”,“你是我生活的全部意义”,总之演了整整一周的苦情戏。事实上我心知肚明,我并不爱他,我只是热衷于扮演痴情人。前男友与我分手的那一刻,我第一反应是,糟了,这个人不在我的掌控之下了。

如果正常人爱一个人是希望对方幸福并有美满的生活,而病娇者从喜欢上某个人开始,就会暗暗希望这个人走向毁灭。比如幻想他遭遇车祸,双腿截肢,而我带着花去告诉他,“无论你怎样,我都不离弃”。这样的幻想让我觉得甜蜜满足。

《洛丽塔》里亨伯特有一段独白,我实觉感同身受,此处贴过来(纳博科夫是我最喜欢的作家):我渴望发生什么可怕的灾难。地震。惊人的爆炸。她母亲跟方圆几英里内的所有别的人都在一片混乱中当下永远给消灭了。洛丽塔在我的怀里呜咽。我是一个自由的男人,在废墟中对她欣赏玩味。

与前男友分手后每个夜晚,我沉浸在甜蜜的幻想里。幻想中前男友遭遇意外(车祸、疾病、凶杀),导致高位截瘫或毁容、丧失生殖能力,痛苦地躺在病床上,而我俯身在他床前,告诉他我依然爱他,满脸慈悲。

演苦情戏也没有得到回应,我开始向前男友假称自己患病。先是“抑郁症”,后来愈演愈烈,“长期心里压抑导致患乳腺肿瘤”。我还利用ps,向前男友展示了多份以假乱真,毫无破绽的病例、处方单、住院证明、手术记录以及医院收据。我甚至真的买了抗抑郁药氟西汀。

你说,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轻微的孟乔森综合症?很不可理喻对不对。病娇者是天生的撒谎精,撒起谎来自己都相信。撒谎是病娇者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病娇者通过撒谎来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

“因为我是个如此深情的人,因为我太爱他,所以我可以做这样那样的事来拼命挽留他、控制他。”

后来回国相亲结婚,客观来说,婚后生活比较美满。因为我先生是个“S倾向且大男子主义”的人,讲实话,我有点怕他,所以他的性格其实很好地抑制了我的疯狂。

我和先生几乎不吵架,因为我对于“谁做家务,买什么车,赚钱多少,公公婆婆”这些事容忍度上线极高,或者说,我根本不在乎。我唯一在乎的就是,先生是否有不忠。

比如去年我偷看他手机(我几乎天天偷看),发现大年初一当天他给某个前女友发了问候,我又恨得咬牙切齿,夜里躺在他身边幻想着烧开水把他烫毁容。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在知乎答题,因为看到了“日本病娇陪酒女刺伤男友”的新闻,觉得心里有点羡慕,嘿嘿。为了防止被认出来,我对我叙述中的时间和地点等细节做了一些改动。

综上所述,可以辨别出隐性病娇者吗?很难。因为比如我,外在性格温柔和顺,讲话腼腆,对恋人体贴备至,又极爱撒娇。但如果你和一个病娇者在一起,那只能用“栽在ta手上”来形容了。

你会慢慢地牺牲掉你的所有隐私。你的每一点过往经历都会被挖掘,你从早到晚的活动都有人在时刻注意,你要每次都对 “你爱我吗?你会离开我吗?”这样的问题做出完美回答,否则你不会想知道你的枕边人在对你做什么盘算。

为什么只是盘算而没有行动呢?因为我病娇但不算严重,或者说还有智商。我害怕法律,害怕死刑。

但是我从网上买过“听话水”,现在还好好地藏着。我厨房洗碗柜下面的抽屉里有一把十分精良的小水果刀。想起它们我就觉得心安。

像是一种安慰剂,自我治疗。

我打心眼里相信自己不会做出真正出格的事情,因为我知道刑侦技术的发达程度,我知道自己策划不出完美的犯罪。讲实话,这也是我唯一的顾虑。

或许未来某日会有天时地利人和。

病娇行为不仅威胁别人,其实病娇者自身也很痛苦。病娇像一种心魔,我已经奔四了,想想看,被心魔折磨了近三十年。我甚至觉得心境在面相上有所体现,脸颊消瘦,黑眼圈泛青。

不知道老了以后心绪和缓,会不会有所缓解。很累。人生像活着堕入恶鬼道。

——————————————————————

更新。

回答问题:我与我先生没有孩子,也不打算要孩子。我先生很难得的对传宗接代的欲望极低。而我的情况也不适合抚养后代,不是很能接受我的先生成为别人的父亲。尤其不敢想象自己生了女孩。

其实是寻求过心理医生的帮助的(在英国),而且着实花费了好一笔钱,当时觉得效果极好,“什么都想开了”。后来又重新尝试着与男性交往。故态复萌。

说到这里,希望大家尽量不要给自己心理暗示“啊我好像是病娇诶。”

这不个性,不另类,不酷,不好玩。除了病娇者自身数十年如一日、片刻不能放松的心力交瘁外(想象你是个不能眠不能休永远趴在草丛里盯着目标的狙击手),病娇者是实实在在、典型意义上的 恶人。损人不利己的恶人。

许多占有欲强的人都会有“希望ta遭遇不幸,我来扮演拯救天使”的想法。蛮正常。

区别就是,病娇者会主动制造这种不幸。

想象一下,在绝对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的前提下,你会选择让恋人变成无独立生存能力的人吗(失去双腿、双臂、视力、生殖器官、容貌等)?

病娇者不仅能做出这个选择,还乐于亲自提刀上阵。他们没有任何 道德 方面的顾虑,也不会随着“日久情深”而变得道德。

还有些很琐碎的细节。比如我会下意识地离间我先生与其他人之间的关系。“其他人”包括“任何人”,他父母、兄弟姐妹、老同学老朋友、新同事新朋友etc。做这样的事于我而言是自然而然,心里兴奋又踏实。

病娇者乐于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将恋人陷于孤立无援的境况里。

除了极专注于工作及睡觉的时间之外,我每天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我先生。和他感情好的时候,想一会儿回家怎么讲话逗他开心,怎么做好吃的感动他;和他发生矛盾的时候,想的事情我就不再赘述。这不是浪漫,绝不是。一个人不该对另一个人投入如此巨大到可怕的时间、精力和注意力。

假如,我说假如,我先生真的意外去世了,那么短暂悲伤之余,我只会感到长久圆满、无际无边的欢乐与安全感。因为从此以后我才能真正知道,他不在家的时候到底在哪儿。

在评论区看到了与我境况相似的人,所以最后分享一下我的自我约束方式:极力让自己清心寡欲。饮食清淡,养猫养狗(分散注意力),不松懈地维持身材容貌(以提升自信),戒烟戒酒。我与先生刚结婚不久时一起去club,多饮几杯就发现自己情绪高涨得可怕,没来由地接近狂怒,遂发现酒精会使内在的疯狂外化,自此滴酒不沾。

回答作者: 匿名用户

http://zhihu.com/question/269840432/answer/70619527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