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ps: 知易行难,此主题演示站:Xitou  

有哪些食物吃完一次,就念念不忘?

高中时暗恋了三年的他从我面前走过,顺手掰掉了我正叼在嘴上吃的半块太平梳打饼干,微笑并挑衅地放在了自己的嘴里。。。。

那块饼干的味道带给我的冲击你根本没法想象

这辈子不可能再吃到第二次了

。。。。。。。分割线。。。。。。。

没想到能有那么多赞。。

都喜欢吃糖是吧。。

等啥时候破千我就把这个牙碜的故事给你们往下讲讲

。。。。。。。

妈耶你们太有效率了,我晚上整理整理

。。。。。故事分割线。。。。。。

你们总想知道“后来呢?”

可是没有因哪有果?

你们都想吃糖

可怎么知道那乍一甜的外壳中裹着多么苦涩的药?

从没想过会写出来的少年时的情愫,今天开始慢慢在这里更新吧。17年了,趁我还记得。

。。。。。。。

按惯例,先要介绍一下自己。不漂亮,不高,159-100斤,特别普通,皮肤不白,单眼皮,塌鼻子,青春期还有痘。嗯,用我家大人的话说十个女孩五个比我好看。

那么普通总要有点看家本事,要说有什么长处的话就是画漫画的水平是当时可以在班上显摆的那种,于是承包了美术课代表和所有的黑板报,唱歌水平是可以在省级比赛拿前三那种,然而这个技能除了能撩汉其实没什么卵用。总归不算一无是处,在一个非艺术类高中,我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艺术生的气息。

废话说了那么多,到底什么时候遇见的他呢?

从我开始有关于这个人的记忆,是高一第一学期开学前的军训。

刚升入高中,谁也不认识谁,一群小姑娘小小子儿被灰头土脸的扔进某部队大院儿里天天站军姿跑步吃大锅饭。穿上不合身的军装,加上我大西南高原烈日暴晒,一个比一个丑,谁也不例外。

某天晚上,或者是傍晚?只记得天已经黑了,操练结束,班上一小撮同学滞留在操场边的一个小亭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谁跟谁都不熟,互相连名字都不知道。不知怎么就聊到女生天黑走夜路的安全问题。大家七嘴八舌,我也跟着插了几句话。

我根本不记得我当时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插话。

只记得当时斜坐在人群中间亭子栏杆上的男生在昏暗的月光下看了我一眼,用带着特有的低沉磁性的男声轻描淡写地说:

“放心,你一个人回家绝对安全”

我看不清他的脸

可是这个人真讨厌

。。。。。。明天继续。。。。。。。。

也不知道你们点了那么多赞,会不会真的回来看“后续”,很久没有写东西了,下笔难免生疏,我就只当做个回忆录,写出来理顺理顺,越能达到精神的平静,您各位自当看个乐。

上回说到

“放心,你一个人回家绝对安全”

这个男生怎么这么讨厌呢?你谁啊?我认识你么?你跟我熟么?挖苦人如此轻描淡写张口就来?礼貌呢?素质呢?

然而以上词语我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

大体是出于不愿和陌生人多bb,也很大程度是出于他的话触发了我的自卑。

那是一个没有美颜相机,连ps技术都只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的年代,没见过整容级的化妆术。每个女孩对自己的长相都认识得相当客观,就是每天早上起床,镜子里那个素面朝天不怎么好看的自己。

无需多言,全班第一个结梁子的人,本应老死不相往来。

军训结束,他却成了我(伪)同桌。(桌子都是单独的,但是就坐在旁边)

没错故事的开头就像那老掉牙的套路

军训那天晚上,我没看清他的脸

他的声音却的的确确地出卖了他。

磁性,低沉的嗓音。

配合着他特有的貌似随意的压低声音絮絮叨叨轻描淡写地输出一大堆有用没用的信息。。。。。。是他没错了!

这是造了什么孽?老天为什么要放这么个讨厌的人在我旁边?!

这个时候既然破案了,肯定有的朋友要问我,哇~他长什么样子呀?四不四小鲜肉?要脑补冠希的脸吗?是个大帅比吗?

当时我他娘的意大利炮都快抬出来了,哪有功夫辨认他是不是帅比啊?!何况我这种二次元深度沉迷患者,啥三次元的玩意儿能入的了我的法眼啊?!再帅帅得过齐藤千穗笔下的小哥哥吗?帅得过天是红河岸的拉姆瑟斯吗?昂?

紧接着,开学摸底测验。英语老师估计是打算给我们个下马威,毕竟也算个重点高中,大家在初中各自都带着一点骄傲考进来,必须先杀杀这帮毛仔子的锐气。于是出了一张大学四级水准的卷子。

初中刚毕业,考四级卷子,大部分人都懵逼。分数发下来,老师洋洋得意,“全班四十五个人,及格的只有四个。我点到名的是及格的人,点到站起来。”

"王A 61 李B 62 XX(我)66 DL(他)66”

我刚有点小得意的站了起来,就看见旁边他也跟着站了起来。。。

分数居然和我一样。。。

坐下后,我拿眼睛打量着他,嘴里吐出七个字

“下次不要抄我的。”

他一贯的用他那压低了带磁性的声音挑衅般地说

“我也想说这句话。”

。。。。。。三更。。。。。。

(快到夏天了,店里好忙好忙,天天脑子里都是绣花机哒哒哒哒的声音,更新速度基本就想起来就更,不过我会尽量坚持更到最后吧。如果真有追更的宝宝,可以冒个头给我点动力,看到有人催,我也不好意思不赶紧更。。。)

看到有的亲质疑真实性的,还有怀疑是偶像剧言情套路的,更有说是饼干广告的。。

首先向毛主席保证不是广告,而且你如果真的去买了那个饼干可能很快就会发现只有在实在无聊的情况下吃着才觉得还有点味道,干干巴巴的,上学的时候买一包当早餐,一吃吃一天。

然后关于套路,只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为啥小说爱那么写,因为存在。而我这段情感的开头既是这样的一个存在。也许在一些感情顺利的亲们眼里看着跟编的一样,貌似哪哪儿都是糖,但对于亲历者的我来说,每一个场景回想起来都像小刀剌肉。

闲白儿太多,扯回来

“哦哟可以的,你两个还考个情侣分,哈哈哈”

前桌的同学转过头,一脸戏谑

而我却满脑子只有不甘心,一把拿过他的卷子来对。

这小子真不是抄我的?

。。

还真不是抄我的。

唔。。

更不甘心了。。

人就是这样,什么事儿就怕杠上,而且最怕潜意识里杠上。

当然这个“杠上”的大约只有我一个人,而他只是被动的作出反应,我却每每如临大敌。

一旦潜意识想和对方争个高下,座位还那么近,你一来我一往,慢慢沟通就多了起来。

原来他也会画画

原来他也喜欢动漫(虽然他更喜欢动画,不过也是同宗同源)

原来他也喜欢听英文歌

你们现在觉得听英文歌多正常,我们那个时候大部分人还在使用磁带,英语也远没有现在普及,英文歌的流通速度超级慢,所以很小众。

当时我有一个可以自动翻面的步步高磁带随身听,而他就高端很多,有一部sony的walkman (CD随身播放机,特意讲解一下防止有小朋友没听过)。

而那个时期,磁带的产业正在逐渐被CD取代。音像店里磁带的货架越来越小,更不要说英文歌的资源了。

磁带里的曲子,翻过来覆过去,听腻了,没有办法,于是乎只能向他伸出索取的手。

贫穷的我没有钱换机子,只能开始让他帮我把cd里的歌转录到磁带里。。。

可不是每首都要,毕竟一盘磁带容量十分有限。只要精选的,这盘的第三首,那盘的第五首和第九首诸如此类。

那么问题来了,我没听过的话怎么知道哪首歌我喜欢呢?那我就先听了再选吧。你问从哪听?只有他那里有当然只能找他咯。

于是,那段时间课间的几分钟,放学后滞留的空档,我,带着他的一只耳机,他,带着另一只,一首歌接一首歌的听下来。

这首好,那首也不错

他总能给我推荐很棒的曲子,我们一起听了当时还没几个人认识的周杰伦,那时候林肯公园还没火,野人花园还没解散,世界上最火的男团还是Back Street Boy....

音乐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东西,是人类通用的语言。能让人放下所有的敌意,敞开心扉,失去防备。

一个晴朗的下午,接近傍晚时分的课间。我如往常般站在他座位旁边,耳朵里塞着他的一只耳机。他微低着头,沉浸在歌里。

我无意间瞥到了他的侧脸

高原特有的高饱和度的金色阳光透过窗户斜斜打在他的脸上。

他的脸庞仿佛在淡淡的发着光

第一次发现,他鼻梁的弧度

居然那么好看!

恍然间觉得教室里没有了嘈杂,耳机里的音乐淡去了声音。

世界上仿佛只有他

而我的心脏要爆炸了

。。。。。四更分割。。。。。

感谢大家还有兴趣来看我叨叨这点事儿,我也一直惦记着要多写一点。趁还能记得一些细节。然而时间过去很久,很多事依稀记得的只剩下当时情感带给我的体验,细节丢失却越来越多。

是不是每个人想起自己最青涩的爱恋时,记忆最深刻的都是那种求而不得的刺痛感?

那一刻,我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时间停滞,声音消失。这个空间中的一切仿佛被打了柔光滤镜,烘托着眼前这个人。是的你没看错,就是这么神奇。我眼中的这个少年仿佛在发光!

在这个停滞的空间中,第一次,我仔细得端详着他的脸庞。

利落的双颊,好看鼻子,嘴唇有点厚,眉毛均匀微挑,很大很双的眼睛,下巴中间还有一道沟。。。。

(你们脑补一下稍微圆润点头大一圈双眼皮大眼睛版的周杰伦,不是你们心中的大帅比的形象,但是我觉得顺眼。)

这种感觉是什么鬼?!

我很快意识到了这种感觉的反常

毕竟本人虽然热爱二次元,但并不是颜控。帅哥帅成啥样内心也没有波澜,顶多评论一句“哇他好适合cos赛那沙”。

何况这人脑袋那么大只适合cos皮卡丘

然而心脏的感觉

如同被击中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喜欢?

回想那时的他,成绩优秀,写得一手好文章,辛辣时评,随性调侃,引经据典似乎信手拈来,经常被老师当做范文来讲。而我因为坐得近,经常会拿他的本子来看。

明明是个普通中学生,却又能在他的文章中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深沉的东西隐藏在这年轻的皮肤之下。

懵懂无知如我,那颗小小的少女心那时候我们所处的环境完全没有现在这么随意,全年级300多号人众所周知凑成对儿的一双手数得过来(单恋的不算哈,这里明确指两情相悦还大方昭告天下的)。老师会进行干涉,家长会被喊来受教育,重点高中管的还是比较严,虽不至于处分但总归是不太好。了。

在一个瞬间,脑袋中复习了古往今来看过的几百本小学馆少女漫画(没错就是贼纯爱的那种)

得出一个结论

要镇定。

一定要稳住

古往今来的小清新少女漫画教导我

女生绝对不可以先表白!

先告白按套路就绝对会被拒绝!拒绝完了就连朋友都没得做!

并且,我的自卑,更让我更确信

我不够漂亮,不够优秀,不够格让他注意到我

他那么好,我还远远配不上他。

然而

却是一个不甘心的人

现在回忆起来,在确认了自己感情之后的我,活像一个内心歇斯底里的心机girl

我平淡的学生生活仿佛有了新的意义,我仿佛感受到内驱的使命,又仿佛被打了一针加强型的鸡血。

我!必!须!得!到!他!

或许就像星象书上所写,射手座就爱搞不定的人。我的射手座之魂燃了

我就是盯上了猎物却暗中潜伏的猎人,内心此起彼伏表面确要装得天下太平。

在学校,找各种话题聊天,让他帮我翻录磁带,推荐新歌,为了一展所长还拿了个本子画以我们一小圈朋友为角色的搞笑连环画。

晚上回到家,借口没记作业或者咨询题目给他打电话,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绝口不谈感情,话题绝对与恋爱不沾边。无论是我们的,还是别人的。没有丝毫的含沙射影。

我自以为掩饰的很好。

直到好友看不下去开始对我调侃。

直到我妈妈拿着长长的电话单站在我面前。

直到全班同学都能看出我的心意。

而他

一切如常,没有丝毫变化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了

为什么你还不清楚我的心意?

。。。

可我在期待什么呢?

我怕了

我不能再前进了

。。。。。五更分割。。。。。。

拖了好久才来更,本想借口说太忙(虽然的确是忙,忙到腰间盘就快要凸出),但实际上真正的原因除了懒,还有其实我还没有准备好真正的去面对那时候的自己。甚至在仔细回想当时我都做了什么的细节的时候,思想都会卡壳,根本没眼看。你们还记得我说过这是个牙碜的故事吧?

仔细看了大家的评论,有人说他吊着不表态是渣。其实并没有,相反他是我见过的对感情最谨慎的人。

他一个16岁的青少年,原本应是最冲动暴躁的年纪,在我如此舆论攻势之下,稳如泰山。

不骄不躁不卑不亢不躲不藏不动不摇。

保持着一个好朋友应有的所有态度。

而面对他的淡定

手册上说这肯定是表达了他委婉的拒绝

我本该按照教学大纲撤退

我本该断了念想

我本想就这样吧

停下吧

。。。

我的内驱动力却完全失去了控制

求而不可得的迷恋,在那个青涩年纪的我的心里,像被哆啦a梦照了生长光线的豌豆藤,拔地而起,疯狂生长。

你不是稳吗?

Let's try 疯狂试探?!

对,依旧是试探。表白绝对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先开口的!

不可理喻的行为变本加厉

打电话从隔三差五,变成每晚报到。

那是还没有普及手机的年代,电话都是家庭座机到座机,不一定是谁接,可能是他,更可能是他的爸妈。你们用惯了手机的年轻人估计没法体会那种拨过去之前需要吸口气壮壮胆的心情。

这边打过去,那边接起来,一听是一个年轻的男声,得赶紧说“叔叔好请找一下DL”。如果接起来听到中年男低音,立马跟中奖了似的,没错了是他本人。

现在回想起来我都不知道那时候哪来的勇气。在当时那个环境氛围,大部分家长对早恋的接受度还比较低,学校也会进行干涉,请家长处分什么的一系列防治措施。然而我这样天天打电话,傻子也知道不正常啊!而当时的我却觉得自己如此理所当然。

你们知道吗,十多年过去了,我现在还清楚得记得那时他家里座机的电话号码,而那个号码在很多年前已经不用了。。。

...

写到这里突然觉得好难过

...

我自己的QQ密码我都不记得了我居然还记得这个破玩意儿

...

哎,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件当时做的现在想起来也会觉得害臊到家的事情。

我们班主任是语文老师,当时为了锻炼我们写作,要求我们每周交五篇“摘抄”,可以抄写别人的文章段落,也可以自己写任何文体的随笔日记诗歌小说。每周一汇总,老师筛选出优秀的文章来给大家分享和讲解。

前面说过他文笔很好,也爱写东西,经常被老师用来当范文全班朗读。

作为想无限向他靠拢的我,为了保证聊天不会尬,卯足了劲要在他感兴趣的各方面和他保持在差不多的水准。啥叫差不多的水准呢,就是不能光一味的接受并在旁鼓掌高喊“哇你好棒!”,还得能反向提供建设性意见防止他觉得我无聊。。。

(如果你们读我的故事觉得写得还算顺溜,那军功章上他的名字估计要占一大半。)

你们是不是觉得“男人而已,要不要搞得这么累?”

或者“即使最后没在一起,好歹真的会变成更好的自己了呢~”

不,这不过分

我也并不在乎什么更好的自己

我膨胀的迷恋驱使着我

我不能对他表白,而倾诉的欲望却满满溢出,四处寻找发泄的渠道

于是

几乎失去理智的我

在我的“摘抄”本里

写下了一首简短,明了,却不指名的

情诗

作者:Q桑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0418039/answer/61171158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