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行难,Xitou 主题持续开发中
 

抗日战争惨烈到何种地步?

这是我从最右转载的

南京屠城中你未必知道的13个故事

1一支日军负责看押国军战俘。虽然在战场上,但人总要吃饭。

这支日军队伍在把自己的饭做好的同时,也给国军战俘们做好了饭——日军有时居然也给俘虏做饭。

饭做好了,但现在问题来了:哪里去给俘虏找吃饭的筷子呢?

于是有人就说:妈的给这么多人找筷子太麻烦了,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嘛,干脆全杀了算了。

于是就全杀了。

2李高山,13岁就当了娃娃兵。跟着大部队从淞沪战场上下来,退守到南京,奉命扼守挹江门。南京陷落的时候被俘虏,全部被押到中山北路一间洋房集体枪杀。

幸运的是,李高山和其他五个弟兄趁日军疏忽逃了出来,跑到附近一间阁楼躲藏,想等天黑之后再逃。

不幸的是,他们被两个日本兵发现了。此时还没来得及换下身上的军装,所以又被押出来枪毙。

日本人让六个人站成一列,一枪杀一个。李高山排在最后。李高山还没有长个子,穿的是成人的军装,又长又大,套在身上很是滑稽。衣服在集体枪杀的时候被血泡过,现在干了,硬邦邦地结了一层血锅巴。

日军开完五枪,轮到李高山的时候,看见他这副模样就都笑了。

日军没有开第六枪,而是用手摸摸李高山的头,再给了他一点吃的,带回队伍喂马。

3每到清明的时候,胡家爷爷都会烧两堆火。其他人看了,都不明白什么意思。

当初在南京,胡家爷爷和另一个姓赵的、比他更年长的兄弟在一起。日本人让他们统统站成一堆,准备扫射。

姓赵的对他说:“小胡啊,我俩要是有一个没死,活下来的那个一定要给死掉的那个多烧点纸钱啊。”

胡家爷爷晚上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了,姓赵的爷爷没有,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后代。

所以每到清明的时候,胡家爷爷都会烧两堆火。他一边烧一边念:

“赵大哥,我给你送钱来啦。”

4钮先铭,早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参加南京保卫战时,他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导总队工兵团营长。

部队被击溃之后,钮先铭孤身一人独自奔逃,误入南京鸡鸣古寺下院的永清寺。寺中和尚立即为他剃头,并找了件旧僧衣给他换上。

几天后,一名日军少尉和一名特务曹长率十余名士兵前来检查,该曹长始终觉得钮先铭可疑。他检查钮先铭的头部,看有没有戴钢盔留下的印记,所幸钮先铭平时戴的是德国式带护耳的钢盔,久晒之下额头并未出现黑白分明印记。

日军曹长注意到钮先铭的头发是刚理的,钮先铭以三月未理发刚刚才剃头对付过去。军曹又要他出示行李,因为溃兵通常没有行李。幸亏寺里和尚顺手拿出一个装着两件僧袍的包裹,里面正好放着为钮落发的剪刀,这才又蒙混过了一关。最后日军曹长想出了致命一招,把日本军刀架在他的肩膀上,要钮先铭当场念经。

钮先铭出身于江西九江的大户人家,世代信佛。他虽是洋学生出身,但从小耳濡目染,也曾跟着母亲念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心经》一共265字,他在日军的屠刀之下,只背出了半部《心经》。

最终救下钮先铭一命的,就是儿时记忆的这一百来字。

5外婆说,她们一家当时要过江逃走。都说江边不会有船,但外婆他们运气不错,竟然遇到一条船。船夫答应送她们一家过江,代价是老外公身上的一件皮衣。

船在江面上走得相当慢。因为水面上全是尸体。

外婆上船前捡了根木棍拿在手里。船在江面上慢慢地挪动,她觉得无聊,就戳江里船边的死人玩

6日军山田支队步兵第65联队士兵宫本省吾在日记中写道:

“下午3时,大队决定采取极端措施,把约三千名战俘押到扬子江边枪杀了。”

“由于已经杀了两万多人,士兵们杀红了眼,结果竟突然向友军发难,杀死杀伤友军多人。”

“我中队也造成了一死两伤的损失。”

7大屠杀幸存者顾庆和回忆:

我母亲名叫张巧珍,当时30岁。过年前12月底的一天早上,她出去买菜,恰逢日本兵在训练军马,军马横冲直撞,一下把她撞倒了。母亲的门牙掉了好几颗,当时就死了。

第二天,红十字会的人收尸,把她埋在了古林庵。家中因没钱买碑,就找了个大鹅卵石做记号。

父亲把我带到狮子桥,我与他给母亲守了一夜灵,我心里挺害怕的。

8难民营常常有日本兵进来骚扰。一天中午,一个姑娘在房间外,一个日本兵闯进来把这姑娘抱到房屋后面的竹林,就开始撕衣服要施暴。

此时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院长、教育系主任美国传教士明妮?魏特琳(Minnie Vantrin)赶来,叫了一声。

那个日本兵跑了,那个姑娘所幸保全。

日本兵选择的那片竹林,是难民营最不干净的地方,屎尿都有。姑娘站起来的时候,衣服上都是粪便。

9爷爷那年7岁,全家住在宁海路一带的平房。大屠杀期间并没有日本人冲进家里杀人强奸。爷爷家那时养鸡,日本人来拿了几只鸡以后,还在窗台上留下了铜钱。

爷爷的父亲当时去市集,日本人突然来了,把市集入口出口全部关闭。然后让老人妇女孩子站一边,青壮年男子站一边。

日本人先检查青壮年男子的手和肩膀,有老茧的不是握笔就是握枪,要带走杀死。然后再让老人妇女孩子去对面认领自己的家人,要是无人认领,就带走。

那天爷爷的父亲是独自去的市集。幸好他后来偷偷爬墙头逃走了,侥幸逃过一劫,不然爷爷从7岁起就是孤儿了。

10两个小孩子在街上跑,一个背着另一个,小的那个手上还拎着个油瓶,眼看要跑过一个有日本兵站岗的门口。

日本兵冲着两个孩子大吼,也许是要他们停下。

他们没停。日本兵抬手就是两枪,两个孩子都倒在地下。

还有一个小孩子在街上玩,捡了一支旧枪拿回家,却被一个邻居看见了。

这个邻居因为原来曾经向他们家买砖却遭到拒绝而怀恨在心,于是他去报告了日本人。

于是这个小孩子的父亲就被带走了。

11南京城破时,余昌祥10岁,住在中华门外。日本兵进城之后四处躲藏,最后躲到了扫帚巷的一个地下室。

这是一个粮油店的地下室,老板早已跑了,但还有一些粮食可以填肚子。四十多人,吃喝拉撒全在里面。余昌祥在里面躲了十多天,但令他终身难忘的,却不是里面的那股味道。

在地下室里面,人人都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因为怕日本人听见。但有两个小孩子,大概两岁左右,可能因为闷热难受、又饿又累,一直哭闹停不下来。他们一哭,带着其他孩子也跟着哭起来。反复几次,里面的人就很紧张,问小孩子的父母:你们打算怎么办?

最后这两对父母拿着毯子,一人按头一人按脚,生生把两个小孩子捂死了。做完了也不敢发声痛哭,只能低声抽泣。

因为不敢出去,孩子的尸体也没法处理,最后只好顺着地下室里的小阴沟,将孩子扔了出去。

12章楚业在屠杀告一段落之后,回到南京的家。四处残破不堪、门窗均被拆去,且无谋生之路。

章楚业的鼻子对尸臭特别敏感,且能准确无误地分辨人尸或兽尸。所以常能在偏僻处发现尸体,通知戴同善堂袖章的抬尸队去挖。

抬尸队对他颇为赏识。章楚业每发现一具尸体,抬尸队就会从慈善机构的资金中拿一毛钱给他。

三个月之内,章楚业帮忙挖了一千多具尸体。活人靠死人活了下来

13大屠杀一年后的11月3日,星期四。魏特琳在自己的日记里记载道:

又一个美好的秋日,有温暖的阳光。

今天日本臣民们庆祝天皇的生日。今晚至少有2个小时——6时~8时,最美丽的烟花将绽放在市中心及邻近地区的上空,我不敢想它们花了多少钱。

实验科女生的反应,就是整个国家对目前日本入侵的反应的一个缩影:有无知麻木的欢乐,有阴沉沉的冷漠,也有人拒绝观看,我甚至听到啜泣声

作者:蓝颜雪绒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7024002/answer/73313203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