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行难,Xitou 主题持续开发中
 

为什么这么多人反感虐猫虐狗?

“教授!楼道里那个开除通知是您贴上去的?!”小伙咣地推开门,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教授:“不错,是我贴的,我的这个决定得到了各级校领导的支持,而且我还亲手把他的行李放在了宿舍外边。”教授说这话的时候没抬头,只是坐在办公桌后边双眼挑视着眼前的年轻人。

“仅仅因为一条狗?!您这是要毁了他一生啊!”

教授脸侧的咬合肌绷紧:“不要避重就轻,不是仅仅因为一条狗,而是这个同学残忍地虐杀了一只小狗。”

小伙脸涨得通红:“那又怎样?!不还是一条狗吗?我现在手里有证据可以证明咱们学校里有不少同学和老师吃过狗肉!您把他们也都开除了吧!”

教授靠在座椅上冷言道:“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怎么两回事了!您不是之前还教我逻辑呢吗?现在您自己的逻辑呢?吃狗肉难道不会杀死狗吗?有什么不同?!”

教授:“年轻人,你知道狗是怎么来的么?”

小伙子站在原地,张了张嘴但没说出话来。

“狗的驯化在学界一直存在争议,但按照较新的成果来看,最早的狗很可能出现3万3千年前的东南亚,由灰狼驯化而来,之后它们在整个欧亚大陆繁殖扩散,甚至跨过了白令海峡进入美洲,也有推测认为,人类对狗的驯化可能不只有一次,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狗是人类最早驯化的物种。”

小伙子耸肩摊手,仿佛在说“所以呢?”

教授:“在漫长的人狗共存历史中,狗在不同的民族文化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有的民族让它们狩猎,有的民族让它们看家,有的民族让它们放牧,还有的民族把它们当成蛋白质的来源,这是由地理环境和文化传统共同决定的。”

小伙子用手一点教授:“没错!您说到重点了!有些人就是会吃狗!而吃狗之前就会杀狗!”

教授双手支在桌面上,表情冷峻:“我很爱狗,我从来没吃过狗肉,以后也不会吃,但我无权妨碍别人吃,只要狗肉加工的过程是规范、合法、卫生的,那在这个国家里一部分人就是可以吃狗肉,我无权干涉他人的合法行为,这是人和人之间权力的边界,现代社会之所以能够正常运转,靠的就是这一道道边界,但是,这位同学的行为却完全不同。”

“哪里不同?!”

教授:“他虐杀那只小狗是为了取乐,他希望从小狗的抽搐和哀嚎中得到快乐,这意味这位同学的共情能力出了问题。”

“共情?!”

教授:“没错,共情,所谓的共情就是对其他个体感同身受的能力,据推测,人类的这种能力有可能是从早期哺乳动物的亲代养育过程中继承发展来的,父母对后代的痛苦越是可以感同身受,就越是可以照顾好后代以提升血脉延续的可能,于是在这种演化机制下,共情能力被逐渐加强,最后从亲代关系中溢出,人类个体不仅关爱自己的至亲,还渐渐开始关爱友人、陌生人、甚至其他物种。”

小伙子:“教授!你到底想说什么呀!”

“共情对于人类社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种能力可以有效的抑制人和人之间的暴力行为,人属之下的早期物种往往有着很厚的头骨,除了肌肉附着等原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促成了这种性状,那就是人类之间频繁且残酷的暴力行为,说到底,厚厚的头骨是军备竞赛的结果,因为厚实的头骨可以在石器时代的暴力中有效地提升个体的存活率。”教授站起来,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直到石器时代晚期。”

小伙子满脸狐疑:“石器时代晚期怎么啦?”

教授:“考古证据显示,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头骨的平均厚度变薄了,饮食结构的改变可能起了一部分作用,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人类开始用共情抑制自己的暴力行为,没有强烈的共情,没有对他人痛苦的感同身受,人类想突破邓巴数的囚禁进而建立起大规模的聚居社会几乎是不可能的。”

小伙子咬紧牙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所以年轻人你明白了吗?那个同学虐杀小狗说明他的共情能力出了问题,而共情能力出问题的人,对身边的人、对这所学校乃至对整个社会都是一个隐患,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人继续待在学校里,这种冷血和残酷是绝对不可以被容忍的,我正是要通过开除他来告诉所有人这一点。”教授说这话时一脸沉重。

“可...可是,对于学生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成绩吗?您之前多次夸奖过他,还对他的论文赞不绝口。”小伙子走到教授办公桌旁,把那位同学的论文拿起来挥了挥。

教授转过身看向窗外:“年轻人,你完全错了,成绩不好可以再努力,挂科了也可以再补考,评价一个学生的时候,成绩永远都不是第一位的。”

小伙子:“那什么才是第一位的?”

“品格,评价一个学生的时候,品格永远都是第一位的,我们学校一直说要为社会培养优秀人才,但那是上线,除了上线之外这个学校还应该有底线,那就是不能向社会输送有危害的人,一个连底线都过不了的学校却想着要去摸上线,这岂不是太荒谬了吗?”教授说到这,语气中仿佛有微弱的叹息声。

小伙子看到窗外那个被开除的同学正拎着箱子往校外走,忍不住问:“那他以后该怎么办呢?”

教授:“我给他联系了心理辅导和治疗,希望他可以在专业人士的帮助下及早纠正自己,在他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之前。”

“我去送送他...”小伙子长叹一声,转身离开了。

办公室安静了下来,教授沉默不语,转过身,拿起桌面上那本优秀的论文,看了看,然后一把扔进纸篓里,他整个人瘫坐在转椅中,轻轻抚摸起一只窜进怀里的小猫。

教授皱着眉闭上了眼睛,眼角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动。

作者:河森堡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7418437/answer/74365570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