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行难,Xitou 主题持续开发中
 

你在哪一刻体验到了真正的贫富差距?

我父亲是改开以来的第一批医学博士,导师是当时的学部委员,后来的工程院院士。本硕博都在上海医科大学,后来并给复旦。他本人十分努力,留任于复旦后,高龄到美国考过USMLE,成为专科医师,接近中产天花板。

由于他对我疏于管教,我本人的努力程度和可见的事业成就是不如他的。我本科也在复旦医学院,博士到了美国中西部的二流上游大学WUSTL,全美排名20靠后,这种学校望族是看不上的,不过就我这种攀升中的技术中产家庭还是比较满意。医学院不错,Barnes Jewish Hospital常年排名美国医院7-15名左右,有奖学金,我凭借一些天资和背景在研究生群体中还是比较亮眼,出了不少成果。以我付出的努力程度而言,我觉得要知足。

我当时女朋友是大学同学,复旦本科,申请美校失利,硕士到上海交大跟了牛导,博士申请到波士顿大学激光中心。她父亲是西部某高校的副校长,她本人极美,肤白,学习不如我,而我除了专业知识以外,文史哲也粗通,因为家庭关系见识也相对广博,她和我当时在大学校园里是极为贴切的才子佳人的佳偶形象,年轻人嘛,当时是这样喜欢给自己贴标签。

按说我以后的发展肯定不会差,读PhD的时候备考USMLE,基本顺利,以后苦一段时间,最后肯定不会过穷日子,按我的背景,持续努力的话进学术声望极高的研究型医院大有可能,社会地位不差,生活阶级可见保底中产上游。

不过她在博士中期坚决和我分手,当时我和她从大一下期开始到博士已经谈了八年,后来我知道她认识了她博士老板自立公司的投资人,大我们9岁左右,台湾人三代移民。其祖父原为东吴大学某研究中心主任,本人斯坦福商学院毕业,据说分析师起家,家庭资源使其快速积累,大步流星至麦肯锡合伙人。其家企业涉及能源交通金融,主要人物的专业意见可较大程度上影响当地政策法规及金流方向,生意主要所在州Governor等官员也自然和其家庭往来协议,绿灯便利,听说内推了不少官员子弟至Stanford,当然这些都是小事。后来她嫁过去做全职太太。

她的变心对我打击极大,让我知道我的阶级局限性,没有产业就是没有社会往来资源,对社会的认识有限,影响力也有限,凭借技术可能会形成一些软便利,但是稳定持续的交换资源很难形成,无法理解许多实际领域内的流转法则,同时财力上的天花板相比也显而易见。

这就是一个头脑还行,学习凑合,有一定天资和才华,家境宽裕,早年学习工作顺风顺水,眼高于顶的中产技术家庭少爷认清自己的过程。

作者:匿名用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9952294/answer/764472322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