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行难,Xitou 主题持续开发中
 

为什么有人觉得比特币是货币,并且深信不疑?

我说个你们笑掉大牙的提法,

在2005年的时候,比现在知乎更火的强国论坛开展了一场大辨论,讨论未来社会的运行机制与货币发行方式,中文论坛第一牛逼写手提出了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其运行原理或机制与比特币95%以上相同。

他把这个写出来以后,就慢慢的淡出了强国论坛。4年后,比特币横空出世。一向对社会热点评头论足的他,在后来的日子里,无论比特币是涨是跌,他都没有写过任何一篇有关比特币的文章。

他本人是数学家,也是程序员,有很多亲朋好友在美国。他多次在网上说,中国人本来就是最聪明的人。他本人叫陈必红。

可以搜索一下三公司模型,以及造币机制两篇文集。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所以很多人在评论比特币的时候,我就想起,这个比特币产生的背景。我大胆猜想,如果不是他发明的,就是当时一起参与论战的两个人合伙发明的,或者关注强国论坛的外国人受启发而发明的。但他自己从不评论比特币,这就奇了怪了。

参考苏联的两个5年计划。参考新中国的工分制。工分可以类比三公司模型里面的黄金,他在文章里面说的劳动,可以理解为计算机运算。

从熊猫的生物基因作为货币防伪标示到虚拟货币,这场论战延续了将近一年,海内外无数的人参与轮战,但都败在他手下。

这场论战,可以说,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把整个人类社会的运行都剖析了,在此基础上发明数字货币是水到渠成的事。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5月20日更新

我标题说笑掉大牙,你们有耐心就看下去,大家笑一笑,毕竟我从粉丝视角是很尊敬陈老师的。没耐心就算了,毕竟这是颠覆三观的事情。

网上的人整理的时候,把虚拟币的很多东东删掉了,在10多年前,是难以理解。三公司模型[整理版]造币机制

我这里的造币机制的原理其实是这样,就是虚拟地假设中国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金矿,而且这个金矿的情况,是任何机械或者大规模生产都无能为力,只能够靠人工去开采,且技术简单,任何人都会,任何人都有权开采,因此找不到工作的人就都去淘金,这就构成了造币机制。
就是要开发一个人为的另外的“造黄金机制”,也就是说,社会上要开发出一种虚拟的货币来起到类似黄金这样的产品的作用。
一般的办法是这样的,就是产生出一个能够可靠防伪的印钞机,控制在国家手里。但是,国家不能够随意发放它,而是,要利用它构成一个虚拟的“金矿”,要使所的失业的人,只要通过一种虚拟的程序,就是说,一种费力的劳动,就可以开发出一定数量的这种金子。
这种程序应当是怎样的呢,只要满足,能够耗费人们的体力脑力,或者说耗费人们的功夫,而且,生产速度恒定,则任何有意义无意义的事情都可以。比如说,就弄一个操场,一个跑道,任何人只要沿着跑道跑一圈,就可以获得一张这样的纸币。
这样的造币机制产生之后,会不会有其它行业的人眼红,也过来挣这个钱呢,是不会的。因为,他们经过比较,在其它的行业劳动,每天挣的钱,和来这个地方绕操场跑一圈,费的劲是一样的,他们就不会来跑那么一圈了。
当然,我这里举的是无意义的事情,指出甚至这样的事情,都可以使社会避免危机。但是,既然如此,当然还是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比较好,例如发展文化事业啊,唱歌啊,等等。但是,即使是无意义的,比如折磨人一下,拿繁体字来折磨他,也可以的。从经济学的角度讲就是这样。但是这里的关键在于,“央行”必须在人家做了任何这类有效或者无效的劳动的时候,都要直接从印钞机中印刷出钞票来发给劳动的人。因此,这里的技术要点,就是改变以往的非要用纸币来代表绿金的做法。
这种央行直接给“劳动”发钞的办法,我称之为造币。这种技术,因为美国到现在为止都是不知道的,美国的政府很奇怪,它没有印钞权,居然被所有的人认为是合理的。美国是傻乎乎的,还搞什么纳税人之类的。其实,按我的观点,根本社会用不着纳税,中央政府如果想要钞票,通过“抽象劳动”就可以直接印钞了。而且,这个“准入性”是必须保证的,就是说,任何人想参与这种“造币”,不得阻止。央行所要做的就是测量这个人的劳动量,使得他获得纸币的难度,始终是保持一样的。
这样一个任何人都有权进入,不得阻止的造币机制,才是避免金融危机的关键之着,才是我要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重要技术,而全世界的经济学家们,的确是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这种技术的。这是强国论坛的重要学术成果。但是我感到绝望在于,相信一些经济学家们跟着美国跑,根本不相信我提出的这个造币理论。

在互联网和大规模的数据库出现之前,一张钱的信息是很少的,因为当时的存储技术导致了一张钱的信息很少。这件事情在信息化的今天应当得到改进,我认为中国可以首先做这件事情。
我的设想是,每一张钱中都植入一个存储器,存放这张钱的所有者信息。例如,张三的钱,上面存放着张三的名字,李四的钱,上面存放着李四的名字。
那么是在什么时候存进去的呢,是从银行取款的时候存进去的。例如从银联机取钞,我是假设有这种新型的银联机,在确认你的借记卡有效后,将你的姓名存入钞票,然后将钞票吐给你。如果是在柜台取钱,无非是那个柜台的工作人员代你做这件事情。
当然,张三拿着这张有他自己名字的百元大钞,去买东西,如果是出租车或者小杂货店,当然姓名是没有改的,后来出租车司机又拿着这钱去买别的东西,姓名也还是张三的。也就是说,只要这张钱一直处在银行外部的流通过程中,张三的姓名存储在这张钱上这件事情就不会改变,甚至这个钱已经易了多次主。
但是,只要其中有一次,这张钱的主人想到了要将钱存银行,则银行就知道“张三的钱终于回来了”。这个时候银行将钞票的名字转存为银行的名字。当然,如果银行后来将这钱又发行给其他人,这张钞票的名字就变成其他人的了。
而且,有一个数据库,将一张编号的钞票流动的历史,我是指的在各家银行间流动的历史,都保存下来。
这样的钞票有几个好处。
首先是假钞困难了,因为假钞数据库中是查不到的。
其次是抢银行抢运钞车这事情困难了,你把钱抢走了,但是钱上印刷的主人名字还是银行名字,而不是你的名字,如果你拿着抢来的钱在市面上花,这就有被识破的危险。如果你带着钱从甲地来到乙地花,公安也很容易知道被抢的钱现在在乙地出现了。而验钞机一旦发现钞票的钱是银行的名字就报警或者拒收,那你就无法开心地花这钱。
而现代的资本主义世界中,我们经常看到因为货币的信息不足,所以才在电影中看到这样的情况,就是歹徒抢了或者骗了钱到某地生活,结果可以过上好日子而警方还找不到他,这就是因为货币的记录信息不够。例如电影中的惊险场面,什么钞票从世界上的什么银行转帐到什么银行,歹徒的阴谋就要得逞了什么的。
而新的货币,歹徒甚至无法绑架一个人质要求警方给钱,那是没有用处的。例如歹徒要求警方给一亿元并提供车让他逃走,警方就可以立即给他一亿元,但是他当然无法花这钱,一花警方就知道他到了什么地方。那一亿元如果要花,存谁的名字,存歹徒的,那歹徒还有什么机会享用这钞票,当然就没有机会了。

我记得当年他还写了货币数量恒定并劳动而得,再如何应对劳动而增发。。。。。但现在找不到了。

考虑到他是程序员,他同时有很多文章是说未来社会主要是计算机运作,包括人类后代DNA定制与优化由计算机完成,资本家全部由计算机组成(这一点,可以参考桥水公司的决策系统)等,所以我认为,他为未来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设计一种货币不是没有可能。

对了,他还设计了一种乐谱,可以直接用电脑生成各种谱并直接播放MIDI,还自鸣得意了很多年。教唱歌软件第3讲.pptx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5月23日增加

首先感谢大家点赞与讨论。

2005年前后,从粉丝角度来看,不夸张的说,强国论坛就等于数学,很多人是因为数学而去强国论坛。我本人孤陋寡闻,不知道比特币在05年以前就在网上出现,所以,把自己的怀疑放在这里。这也无所谓,我只是怀疑而已。

我是在前年突然有这个怀疑,我认为数学2006年后慢慢淡出强坛,是因为当时海内外的人讨论这个模型将近一年,数学自认这个是重大学术成果,同时,因为他有丰富的计划经济知识,所以,既然中国难以实现这个模型,而按他的推演,世界必然需要一个虚拟金矿,那就想办法去美国弄呗,还好,他姐姐在美国,也有很多朋友在美国,至于取什么名字,以他老狐狸又自负的性格,就用中本聪这个名字呗,让别人怎么样也想不到是中国人。用美国的IP在美国的网页发几个消息,然后相忘于江湖,这很数学。

重复一遍,我的怀疑最主要只基于一点:他从不发表对比特币的看法,而他在2005年的时候,已经把比特币的运行原理在强坛上基本说清楚了,只差捅破那层纸。

你们所提的问题,在当时的强国论坛都有无数的人问到。我把现在能找到的他的文章全放在以下的链接(都是人民网公开的,版主明鉴,没有问题),可以只看2005年那段时期的。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fwQgApRRfDszWgGqy67Ung 提取码: 7cbk

至于如何设计比特币,这种技术对数学来讲,已经是下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从技术上来讲,真的不难。当然,只是我认为而已。看看人家对劳民伤财的选举是怎么样设计的。这个只是谈技术,不涉及敏感。

建议给每一个中国公民搞一个政治权利帐号

(2005-12-05 11:25:07)
  这个政治权利帐号可以象银行帐号一样的管理。象人民网强国论坛这样的帐号管理办法当然肯定是不行的。比如,强国论坛居然会有马甲这种东西,就是说,一个人有几个帐号,这就不行。如此看来,政治权利帐号和银行帐号的不同在于,管理得更加严格,每个人只有一个帐号,决不能够有两个以上帐号。国家应当设计统一的计算系统来保存和管理政治权利帐号。
  所有的人在家中上网,或者在网吧上网,或者用手机,采用一定的严格操作,都可以修改和查找自己的帐号中的内容,比如说,是否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自己是哪个政治组织的成员,对各种政治观点的态度,对各领导人的评价,等等。任何时候,想修改就可以修改,想查找就可以查找。
  那么,政治权利帐号的内容,是不是应当向全世界公开呢?我的主张是公开。但是,也许可以考虑,任何一个用户,可以选择自己要保密自己的某个主张不公开?
  我以为,只要每个人都有一个政治权利帐号,全世界无论中国人外国人,都可以查到中国的任何一个公民的政治态度。那么,就根本不需要投票这件事情了。因为,投票不过是收集一种政治态度的手段嘛。那么,你就去那个公开的政治权利数据库中去统计就得了,随便什么网民,都可以去统计,中国人外国人统统可以,你统计出多少人持什么态度,那就是一个投票结果,任何其它的投票有必要吗?完全没有必要。那个政治权利帐号,就是一个永久存在着的选票。任何时候的对政治权利数据库的统计,都是一次投票。
  而且,根本就是很难作弊的。你怎么个作弊法?就象银行帐号一样,任何用户只要发现自己的帐号上的钱少了一笔,他自己就会着急,就会投诉,因此就可以更正。而统计政治权利帐号的操作可以交给任何一个公民,包括国外感兴趣的人,如果当局统计的结果和个人统计的结果完全不同,那是交代不过去的。
  那么,有人在程序上做手脚怎么办?用SQL服务器,而且是大公司制作的,全部统计源代码都可以公开,就受到了全体程序员的监视。并在法律上规定在这方面做手脚是重罪。而且,也很难作手脚。
  通常,一个执政集团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会想到作手脚的事情,就是明明已经失去广大人民的拥护,却仍然想制造假象。而当它受到人民拥护的时候,何必作手脚?没有任何理由。
  因此,政治权利帐号一设,就没有任何什么大选这样的事情了,什么时候你想要一个大选的结果,去政治权利帐号库去统计一下就行。在当今的计算机技术下,去一个投票站煞有介事地投一票,那是非常落后的,愚蠢的事情。
  那么,我国还有许多落后地区的人们,即没有手机,也不能上网,怎么办呢?仍然在数据库上给他们建立一个政治权利帐号,并建立一个缺省的政治态度,如拥护共产党,拥护社会主义,等等。然后每隔半年或者一年,由一个工作组去巡回,让所有的公民有机会在一张打印出来的表格上填写各政治态度,然后收集到有计算机互联网的地方代为键入数据库。那张表格一式两联,用复写纸写,填表人自己保管一份,而且任何时候他如果愿意,可以旅行到有互联网的地区,或者就到当地政府,要求查找自己在数据库中的内容,和自己填写的是否相符。也可以在任何时候去政府修改自己的政治态度。
  一定要制定法律,在政治权利库上作手脚的任何行为,都是重罪。

而我为什么要在比特币的话题下回答这个呢?我承认,是因为爱因斯坦说过:

没有这样的规定,即那些能够工作和想要工作的人总是有就业的机会。一支“失业大军”几乎总是存在着。工人经常担心失业。因为失业和低收入的工人提供不了一个获利的市场,因此后果是消费品的生产受到限制和社会承受着巨大的艰难困苦。技术的进步常常导致更多的失业者,而不是在整体上减轻劳动负担。

而数学设计的这个三公司模型,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失业的问题,为需求而生产,而不是为利润而生产,更不是为美元而生产。每一个中国人都是有用的,不能因美国人不给订单就成了废物,甚或去跳楼。

从比虚拟货币产生背景溯源来看,比特币并非仅仅是加密货币那么简单。

为什么有人觉得比特币是货币,并且深信不疑? - 回答作者: 独在情外天 http://zhihu.com/question/268734794/answer/68706342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