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易行难,Xitou 主题持续开发中
 

汉武帝远征大宛-建西域都护府

此时的河西走廊仍不稳固,北边还有匈奴。所以汉武帝在这里派出大军守着,一路护送着增援和补给。

益发戍甲卒十八万酒泉、张掖北,置居延、休屠以卫酒泉。

--酒泉、张掖,都是这条通道的中间重要节点。

到达敦煌(玉门附近),李广利得到了本国最远的一次补给。

发天下七科適,及载粮给贰师,转车人徒相连属至敦煌。而拜习马者二人为执驱马校尉,备破宛择取其善马云。

粮草车马,都是由本国转运至玉门,浩浩荡荡:

牛十万,马三万匹,驴橐驼以万数赍粮,兵弩甚设。天下骚动。

天下骚动

这并不是一场小战争,按这个词的形容,汉朝已经是把家底掏出来了,也无怪乎征大宛这件事被后世痛批,也被汉武帝写进罪已诏了。

6万军队,这里的小国就算有那个心,也没有能力供养,李广利也不稀得理他们,因为就算费劲攻下城,也搜刮不出几粒米。

所以他的军队在奇迹般的走过这段死亡之地以后,见到第一个有粮食的国家,就遭了殃:

至轮台,轮台不下,攻数日,屠之。

屠之。

其实这也算一种鳄鱼式的仁慈。不屠的话,等李广利们吃饱喝足,当地人怕是要人相食了。

汉书里写的是:

平行至宛城

这个平行的意思是:一路平安无事。

但接下来一句是:

兵到者三万。

出发的时候六万人,到地方的只有3万。

恩,平行,能到就好吧 。。。

大宛之所以敢羞辱汉使,正是因为他们觉得汉军走不过来。

宛国饶汉物,相与谋曰:“汉去我远,而盐水中数败,出其北有胡寇,出其南乏水草。又且往往而绝邑,乏食者多。汉使数百人为辈来,而常乏食,死者过半,是安能致大军乎?无柰我何。

先不说是否崎岖,平原来的汉人先祖们,不知可会高原反应?

一路盐碱、沙漠、绿洲、高原、山脉。自长安出发的6万人,至此只剩3万。

至于战争本身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宛兵迎击汉兵,汉兵射败之。

之后就是围城,打外围,围到大宛投降。

此战奠定了汉朝在西域的统治基础。大汉兵威,震慑四方,再之后,汉朝建立西域都护府。

从此西域(新疆)正式纳入了中华文明的版图。

今天我们能够把羊肉串,葡萄干,哈密瓜纳入中国美食,正是因为两千年前,那6万吃不饱饭的远征军,一路披荆斩棘,筚路蓝缕,所创造的奇迹。史记里爱惜笔墨,没有大书特书。但是一支军队,一路行来,6万人只余3万,一路盐碱、沙漠、绿洲、高原与山脉。我们只看这个数字,就能明白这里有多么艰辛。

而路途中丧失半数的一支军队,走到目的地仍然没有走散,没有失去战斗力,甫一交手就将敌军击溃。无怪乎汉朝敢发出这样的宣言: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作者:十一点半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2913455/answer/54377166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考:

维基百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B1%89%E6%94%BB%E5%A4%A7%E5%AE%9B%E4%B9%8B%E6%88%98

汉武帝远征大宛(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02913455/answer/543771666

 

大宛就因为没给汉武帝宝马,李广利带了十万亡命徒前去报复,中途还屠了一个试图螳臂当车的轮台 “攻数日 ,屠之” ,大宛二话没说,砍了国王投降。。什么叫无妄之灾。。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在当时算是胡吹大气吗? - 古丽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676396/answer/154783381

起因

大宛为中亚古国,位于葱岭西北山麓和天山山脉西端的南麓,今乌兹别克斯坦东境费尔干纳盆地一带。该国盛产宝马,因汗出如血,故称为“汗血马”,又被誉为“天马”。汉武帝建元三年(前138年)—元朔元年(前128年),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时,途经大宛国得知此宝马,引来汉朝觊觎。公元前104年,汉武帝刘彻为了得到汗血马于是命车令为使,带黄金二十万两及一匹黄金铸成的金马去贰师城(今吉尔吉斯斯坦奥什)求换汗血马。大宛王毋寡拒绝,“汉使怒,妄言,樵金马而去”,大宛王见汉使无礼,命东部属邑的郁成王拦住汉朝使节出入,并杀死使团,夺走财物。消息传到汉武帝耳里,大怒,遂下令攻打大宛。由于公元前110年汉武帝曾命赵破奴属国匈奴七百骑兵奇袭楼兰,并虏其王。[22]因此对大宛的兵力轻视以待之[23]

过程

第一次战争

当时汉武帝正宠爱李夫人,欲使李氏家族封。由于汉高祖规定没战功者不得封侯,于是武帝遂任李夫人的长兄李广利为贰师将军,赵始成为军正、李哆为校尉,浩侯王恢为向导,率属国六千骑与郡国步兵数万人以讨。期至贰师城取善马,故号“贰师将军”。当年正是太初元年(前104年)。西域路远,沿途小国又闭门拒供,汉兵抵达郁成城时不过数千,皆饥饿疲惫。攻郁成,遭大破,杀伤甚重,引兵而还。往来二年,汉军回到敦煌时,减员达十之八九。李广利上书请求罢兵,武帝震怒,下令退入玉门关者立斩,李只得在敦煌屯兵。

第二次战争

公元前103年夏,浞野侯赵破奴匈奴,灭其所部二万骑兵。朝臣认为此时应暂停进攻大宛,全力打击匈奴。然而汉武帝认为,大军已发,却不能降伏大宛小国,西域诸国将轻视汉朝,有损汉朝对西域的控制,因此坚持继续进攻大宛。武帝将竭力反对出兵大宛的邓光等人下狱问罪,然后准备第二次远征。武帝下令赦免囚徒,发恶少年及边骑六万人,马三万匹,牛十万头,五十余名校尉挟厚备再讨。更遣水利工匠随师,预备将大宛城外的河川改道,使其无水可用。更发戌甲卒十八万屯于酒泉、张掖北、居延为后勤。前102年,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大军出敦煌。这一次西域诸国畏惧,纷纷壸浆箪食以迎,只有轮台(今新疆轮台县)闭拒。李广利怒,下令攻城;汉军数日后破城,屠轮台。汉军主力三万先抵大宛,宛兵退守郁成,李广利绕过该城,直取大宛首都贵山城。宛兵出城迎击,遭汉兵以弓弩射败,退回城内坚守。汉军断其水源,围攻四十余日,毁其外城,俘虏大宛贵族勇将煎靡,宛人惊恐逃入内城。大宛贵族怨其王毋寡,杀之,持首级赴汉营求和。表示若汉军停止进攻,宛愿贡献良马,并供给汉军粮食;如不停战,则杀尽良马,而康居援军将至,从内外对抗汉军[24]。是时康居侦查汉军,但尚不敢出兵。李广利听闻宛城中新得秦人(中国人),懂得凿井,且城内粮食尚足,可坚守到底,康居若来救宛,恐对汉军不利。便与大宛约定汉军不入中城,取其善马数十匹,中等以下公母马三千余匹,又立与汉亲善的昧蔡为宛王,后撤兵。

另外,在李广利的主力部队绕过郁成城,前往贵山城时,校尉王申生、曾任鸿胪的壶充国等千余人到达郁成,向守军索要食物和饮水遭拒。郁成守军窥知申生军人少,便于清晨以三千人突袭,杀死王申生等人,仅数人脱逃回主力部队。李广利令搜粟都尉上官桀率兵攻破郁成,郁成投降,郁成王逃往康居。上官桀追至康居,康居闻汉军已打败大宛,遂交出郁成王,后为桀部属上邽骑士赵弟杀死。

此役汉军战死者不多,也不缺粮,但由于将官贪腐、不体恤士卒,回到玉门关仅万余人,军马千余匹,损失不可谓不重。

影响

汉武帝知胜利大喜,封广利为海西侯、赵始为军正大夫、上官桀为少府,军官各有封赏,士卒赐直四万金,充军罪犯免罪。一年多后(前100年),大宛贵族认为昧蔡过于谄媚汉朝,使国家被剥削,遂发动政变杀死昧蔡,另立毋寡之弟蝉封为宛王。汉朝无奈也只好承认,与蝉封约定每年献天马二匹。

大宛素为西域强国,被击败后,诸国震惧。汉朝自敦煌以西至盐泽,沿途修筑烽燧亭障,并于轮台、渠犁一带实行军事屯田,置使者校尉管理,为汉使提供住处和粮食饮水。在西域都护府正式设置之前,使者校尉实际上成为代表汉廷领护西域诸国的官员。西域诸国亦纷纷遣使来朝,使中亚与中国交往日益频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